您的位置:首頁 >資訊 > 文娛 > 正文

作家直播賣書 因何不敵流量主播?

來源:中國新聞網 時間:2020-04-26 13:55:51

如今,在互聯網席卷之下,直播不再是“網紅”和明星的專利,作家直播賣書,已經在一些電商平臺悄然興起。

在剛過去不久的世界讀書日,國內文學界、出版界似乎迎來了直播最密集的一天。多位作家來到直播間,和讀者分享知識,有的也順便帶貨售書。

只不過,單純比較賣書數量而言,作家們的直播效果還是比不了“頂流”專業主播。作為一種新的推廣方式,作家直播帶貨能走多遠?

走進直播間的作家們

今年世界讀書日當天,作家雪漠開啟了一場直播。這對他來說,還是一種比較新鮮的體驗。

據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陳彥瑾介紹,在兩個小時的時間內,這場直播在線觀看人數超過9萬人,共獲得近20萬個贊,雪漠新書《山神的箭堆》單日銷量過萬冊。

不止如此,在雪漠直播間銷售區的其他幾種圖書如《涼州詞》《一個人的西部·致青春》《匈奴的子孫》也增量明顯。

無獨有偶。4月19日,暢銷書作家沈石溪開啟了直播形式的線上課程,累計有超過14萬人觀看,當天他的作品《狼王夢》賣出了1萬多冊,碼洋超過30萬元。

“據說,某平臺的直播活動已經預約到了7月,而在世界讀書日這一天,除雪漠之外,林少華、曹可凡等作家都在某電商平臺安排了直播。”陳彥瑾真實地感受到,作家直播熱,似乎已經來了。

“頂流”專業主播的帶貨能力

不過,如果單純對比“帶貨”數量的話,還是“頂流”主播們更勝一籌。

今年1月中旬,作家薛兆豐應邀來到知名主播薇婭的直播間。此次直播中,他的《薛兆豐經濟學講義》很快賣出約65000冊。而統計數據顯示,這本書的當月銷量超過80000冊。

也是在前不久,直播間里隨著主播薇婭“一聲令下”,麥家的小說《人生海?!吩谥辈ラg上架,一萬冊“秒空”,加倉兩萬冊,依然瞬間賣完。

據統計,總共3萬冊《人生海?!?,上架沒多久就被一搶而空。

3月21日,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的《中國經典動畫珍藏版》出現在薇婭的直播間內,短短幾分鐘內銷售3萬余套,銷售碼洋超過500萬元。

“相對而言,圖書是很小眾的,這樣的帶貨能力簡直‘可怕’。”有讀者感嘆道。

作家帶貨,因何不敵流量主播?

從諸多例子對比,有網友總結,作家直播帶貨,似乎還是遠遠不敵那些流量主播。

陳彥瑾也基本贊同這一點,“這里面可能有很多原因。比如,專業主播帶貨有一套成熟的營銷模式,背后還有非常大的成本投入。而出版社的一些作家直播,目前還只是把原來的線下活動搬到線上,只是換了一種媒介形式。”

“而且,作家都習慣了身在幕后。他們的粉絲跟頂流主播的粉絲根本不是一個量級,就算是號稱有幾百萬粉絲的‘網紅作家’,又有多少能轉化為實際銷量?”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也對記者分析道。

他認為,頂流主播賣書,靠的不全是介紹內容,幾乎沒有哪本書可以憑借簡單的幾句話就能讓那么多人動心去買,更多的還是靠主播們長期積累的人氣和影響力。這一點,作家顯然處于劣勢,“比較帶貨數量,意義其實不大。”

別樣“追新潮”成為一地雞毛

實際上,傳統的圖書推廣模式確實以線下為主,作家直播遠不像今年這樣密集。疫情影響之下,傳統推廣方式暫時不再適用,直播便成為這段時間出版社采用最多的線上營銷方式之一。

它帶來的好處顯而易見。陳彥瑾說,經過這次直播嘗試,以前的一些成見被打破,“我們一場直播的圖書銷售量,是以前多少場線下簽售會、書展見面會都難以企及的,更不要說一場直播的圍觀人數超過9萬人,這在線下活動絕不可能出現。”

但她覺得,不一定什么都要向專業主播看齊,“作家直播主要還是內容交流、讀者交流,帶貨只是水到渠成。畢竟,讀者應該更渴望和作家本人進行精神上的交流,通過直播增長見識。”

“作家直播的前景非常好,互聯網時代,全球音樂會都可以在云端演出了,作家和讀者當然也不妨多多在云端相見,還省去了線下見面需要的各種成本。也許,這是疫情給出版業帶來的‘柳暗花明又一村’吧。”她說。

也有業內人士稱,作家直播還需要時日多多打磨,不能只是一味跟風,“別讓追新潮,最后成為一地雞毛。”(記者 上官云)

安徽扑克麻将 炒股开户流程 36选7彩票中奖号码 麻将来了旧版本官网 20选5奖金 一肖两码默认版本 腾讯分分彩是统一的吗 什么网络游戏能赚钱 利物浦有没有英超冠军 怎么炒股票新手入门 江西多乐彩规则